首页>>行业动态>>详情

《喷码与标识》杂志专访报道
2017-10-31 09:28:33
    编者按:
    随着时代与科技的快速进步,二维码已经与我们的日常生活密切相关。作为核心感知技术之一,二维码不仅是实现信息的高效存储、标识和识别的重要技术方式,更是已发展成为信息交换核心标识,成为物品精确管理的重要技术手段和信息传播的重要载体和入口,是“互联网+”重要的信息基础设施,是国家信息安全战略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直接关乎国家信息安全、经济安全和社会信用体系建设。
    但令人担忧的是,我国目前较为普及的二维码是源自于日本的QR码,由于其门槛的不设限,制作成本的低廉等,已经暴露出诸多安全隐患,二维码产业发展亟需得到规范。而如何实现拥有我国“自主、安全、规范、可控”的二维码技术,已成为我国二维码产业发展面临的首要任务。
    鉴于此,《喷码与标识》特邀请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执行主任张超,与我们就二维码话题进行探讨。

实现我国“自主、安全、规范、可控”的二维码标准和产业体系,需要政府、产业、企业各方协力推进

——专访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执行主任张超

文/本刊编辑 王艳


    《喷码与标识》杂志:张主任您好,非常高兴能够采访到您。作为中国二维码标准联合工作组、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执行主任,您在二维码领域的研究拥有非常深厚的经验,那您能跟我们谈谈二维码技术的起源吗?
    张超:二维码技术是在一维条码技术的基础上诞生的一项衍生技术。在上世纪80年代,随着条码技术在零售等行业的广泛应用,越来越多的行业希望能够采用条码进行物品管理。在这些应用场景中,人们希望条码能够承载更多的数据量,能够标识数字之外的ASCII字符、日文等,并能够支持加密等更多的功能,因而信息容量更高、能够标识更多信息的二维码技术应运而生。不同于一维条码,二维码本身即是一种便携式的数据文件,它本身可携带大量信息,无需与外部数据库相连,因此,在无法获得计算机及数据库支持的情况下,通过便携式数据终端也可以读出二维码中的信息,从而降低了对主系统和网络的依赖性,降低了使用费用,提高了可靠性。常用的二维码码制包括:Data Matrix, MaxiCode, Aztec, QR Code, Vericode, PDF417, Ultracode, Code 49, Code 16K等。
    目前国内常见的大多为QR Code二维码,该码制由日本电装公司(DENSO)于1994年发明。QR来自英文 Quick Response 的缩写,即快速反应的意思,源自发明者希望QR码可让其内容快速被解码。QR Code二维码一方面具有较大的数据容量而且识读快速、准确,同时由于采用了Reed-Solomon纠错算法,目前,国产二维码技术已日臻成熟,步入世界领先行列,甚至在某些方面已经优于国外技术,例如在汉字存储和识别上就具有一定的优势。

    《喷码与标识》杂志:目前二维码已经融入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不论是用于出行、支付、溯源、营销等都处处可见,但是也有媒体表示,全球九成二维码个人用户在中国缺乏规范,安全堪忧,您怎么看待这一现象?对于二维码蓬勃发展背后的安全隐患,您又有何意见?
    张超:目前,我国已成为全球二维码应用的最大市场,但是面对全球贸易的新秩序,以及国外二维码技术体系和标准体系的挑战,倘若我们不能加快建设自主技术体系和标准体系,强化自主二维码规则体系的建立和“走出去”战略,继续大范围应用国外标准和专利技术(暗藏技术“后门”、专利陷阱等),任由国外技术标准主导产业应用,将丧失我国在全球二维码产业竞争方面的话语权,从而产生严重后果:一是导致产业空心化,严重危及我国的经济安全,将重蹈产业发展依附国外技术和标准、“国人喝汤洋人吃肉”的旧路,危及我国实体经济,如芯片需大量进口缴纳高额专利费等;二是国外通过二维码就能掌握我国物品资源、商品流通等信息,像芯片一样受国外控制,严重威胁国家信息安全和经济安全;三是直接将二维码战略主动拱手相让国际竞争对手,在全球信息产业和技术革命浪潮中再次从“并跑”到“落跑”。

    《喷码与标识》杂志:日本的QR码在我国已基本形成市场垄断地位,这对我国的二维码研究工作也造成了一定压力。那么,目前由我国自主研发的二维码都有哪几种?这几种二维码各自的应用领域是哪些?
    张超:我国自主研发并得到一定应用的二维码主要有汉信码、龙贝码、GM码、CM码等。这几种二维码主要应用在一些特定行业的闭环系统,如汉信码应用于图书物流和铁路物资追溯、龙贝码应用于军队物资储供管理等等,而在面向消费端的开放应用中很少见到踪影,目前国产二维码所占市场份额甚至不到5%。

    《喷码与标识》杂志:若要让中国的标准成为国际标准,则就必须要做到“统一标识”,既如此,那以上二维码中,我国后续又将以哪个“码”作为主体?
    张超:针对当前二维码国内外标准应用现状,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研究建立了全球二维码统一标识体系(简称IDcode),并搭建二维码注册认证公共服务平台向社会提供二维码标识统一注册、备案、解析、认证等公共服务。IDcode体系作为一种编码标识机制,在二维码应用中属于底层支撑技术,支持国内外各种二维码码制标准应用,不需要以某个特定码制作为主体;在应用推广过程中,逐步扩大国产二维码标准的普及应用。

    《喷码与标识》杂志:我国二维码产业发展在编码技术及硬件设备(打印设备、扫描设备)等方面,目前是否都能够得到满足?
    张超:我国在二维码产业链条上基本上具备了自主发展的产业力量,在编码、码制技术上与国外基本处于同一水平,在打印设备方面形成了自主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如大族激光等厂商,在识读扫描设备方面与国外厂商如霍尼韦尔还存在明显差距,但也出现了以新大陆为代表的自主厂商,而在二维码应用创新、商业模式推广等应用层面以及评价认证、检验检测、保险等配套服务层面我国已经走在了全球前列,因此,当前我国二维码产业链力量基本能够满足产业发展需要。

    《喷码与标识》杂志:目前掣肘我国二维码推广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与美欧日等国家的二维码相比,我国二维码技术的难点在哪里?
    张超:主要原因有三点:一是我国二维码起步较晚,管理相对滞后,尚未建立起国家层面统一的协调管理机制,导致我国二维码产业呈现无序发展和无序竞争的局面,没有形成产业力量;二是我国尚未形成统一的标准体系,基础标准(如统一编码、统一注册、统一解析)虽已建立但尚未推广普及,行业相关应用标准各自为政、互不兼容,不同标准之间、不同体系之间不能互联互通,应用很难规模化推进;三是国际上二维码应用由行业组织和大型厂商引导,起步早,商业模式开放,迅速掌握了行业话语权和产业控制权,基本垄断了识读设备、打印设备及相关产业配套,而我国二维码囿于商业模式封闭,发展机制不灵活,错失了行业发展的战略机遇。
    在技术层面,我国二维码与美欧日等国家二维码相比基本处于同一水平,不存在技术难点,甚至在纠错能力、中文字符存储等方面还优于国外二维码,造成如今国外二维码占据90%以上市场格局的原因不在于二维码技术层面,而是在于商业推广、行业管理协调、标准推动层面。

    《喷码与标识》杂志:随着国家对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的高度重视,以“一物一码·一品一码”为应用的追溯工作正在各地试点运作中。一物一码,表示对象身份的唯一代码,具有全球唯一性,那么您对二维码在产品追溯中的实际应用,有何好的建议?您认为追溯的标准与码的标准之间有何关联?
    张超:二维码是实现产品追溯化管理的重要技术手段,未来将成为产品的“标配”。在当前产品追溯体系的实际建设中,由于标准不统一、各自为政、互不兼容,多个部门主导建设的追溯系统缺失关键共性标准的支撑,形成铁路警察各管一段的局面。
    一是导致了应用企业无所适从、重复投入,造成了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公众也难以追溯完整有效信息;二是导致应用散乱,大大小小的二维码系统正在形成无数的信息孤岛,严重影响政府对行业的管理效率和用户的使用,应用很难规模化推进;三是这些部门主导的追溯系统没有实现二维码标识管理与业务系统分离、管理与服务分离,缺少把各环节串联起来形成成熟的、稳定的产业链的体系和机制,运行机制不合理、应用效果不理想、应用安全隐患凸显。所以建议借鉴国际经验,发挥行业组织的力量,以市场为导向,建立市场倒逼机制,由独立的第三方来制订公共的基础共性标准,并联合相关行业部门基于基础共性标准来制订行业标准,这样既能制订出符合实际需求的标准规范,又能实现跨部门、跨系统、跨平台之间的互联互通和数据共享。
    至于追溯标准与码标准之间的关联,追溯标准属于应用层面的标准,码标准同编码体系一样属于基础层面的标准、是共性标准,追溯标准的制订、实施要基于共性标准,共性标准为应用层面的标准提供基础支撑。

    《喷码与标识》杂志:假设未来中国用户全部使用我国自主研发的二维码,是否所有商家、用户等都需要到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平台进行注册、申请、下载才可使用?届时是否超市里的所有产品在结算时也会以二维码取代通用的条形码?
    张超: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搭建的二维码注册认证公共服务平台是我国二维码第三方公共服务平台,向社会提供QR码、DM码、汉信码、龙贝码、GM码等国内外多种主要二维码码制的二维码标识统一注册、备案、解析、认证等公共服务,并向社会提供基于统一编码、多种码制的各类二维码注册解析标准接口,商家、用户及其他平台都需要通过注册、备案、接口三种方式从该平台获取二维码。
    在商品流通领域,二维码正在成为新的流通符号和结算符号,跨国企业如沃尔玛、联合利华、宝洁等正在尝试将二维码作为新的产品标识和流通手段,二维码有逐步成为新的产品标识和国际物品流通的技术手段的趋势,我国已经正式发布了商品二维码的国家标准,国家也正在大力推进重要产品追溯体系建设,可以肯定的说在不久的将来,超市里的所有产品都将应用二维码作为商品标识和商品结算载体。

    《喷码与标识》杂志:目前我国个人用户能够识读的二维码仅有QR码,那么若以后全部使用我国的二维码,大众将怎样解决识读的问题?或者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是否需要和全球的手机厂商进行合作,让所有手机出厂自带识读功能?
    张超: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向社会开放提供统一的、标准的、安全的二维码标准接口,该接口具有涵盖国内外主要二维码码制的生成、识读解析功能,大众只要安装使用对接该标准接口的识读软件、手机APP就能识读我国的二维码。预计未来,手机厂商将在拍照界面中直接内置扫描二维码的功能,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愿意同手机厂商、二维码识读设备厂商一道开展相关合作,让手机出厂就自带安全的、标准的二维码识读功能。

    《喷码与标识》杂志:当前,知识产权已成为许多国家参与全球竞争的国家战略重要组成部分,为应对全球信息化竞争局势和技术革命新趋势,作为物联网感知层核心技术之一,保护二维码行业知识产权和驱动二维码技术创新应用,构建二维码专利池已成为促进我国信息化发展的当务之急。在二维码专利方面,我国目前都做了哪些工作?又取得了怎样的成果?
    张超:在二维码专利方面,我国知识产权部门审批了大量专利,其中涉及二维码或二维条码的专利15852项(数据来源于国家知识产权局综合服务平台,下同),名称中含二维码或二维码条码的专利3331项,其中发明专利2320项,实用新型专利926项,外观专利85项。从专利角度来看,由于二维码的核心编码技术已经基本趋于成熟,目前申请多数是在其他技术分支上的创新,主要包括:二维码图像处理技术 、二维码加密技术、二维码与具体应用场景的结合。
    但是,我们应看到二维码专利虽然数量众多,但是质量不高,即专利的科技含量不高,国外组织或厂商掌握着二维码核心技术专利,大范围应用国外专利暗藏着巨大经济风险和信息安全风险,而且国内许多专利在申请人手中难以转化为成果和生产力。作为行业管理部门,我们正在组建二维码专利池,即把作为交叉许可客体的多个知识产权—主要是专利权—放入一揽子许可中所形成的知识产权集合体,专利池是产权保护和运用的重要承载体和支撑力量,在国内外专利转化、专利保护起步较早的相关领域已经应用多时,如DVD专利池等。专利池可以逐步形成专利分析、专利共享、专利互换以及专利防御的创新集成机制,能够加快专利授权,促进知识产权运用和保护,提升专利质量和产品创新,从而推进二维码技术规范应用和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喷码与标识》杂志:如今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二维码作为大数据的流量入口,将逐渐成为我国互联网、金融等领域中的重要工具,一直使用QR码,势必会存在巨大的安全风险。若要实现拥有我国“自主、安全、规范、可控”的二维码标准,还需要做出怎样的努力?下一步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的工作规划是?
    张超:实现建立我国“自主、安全、规范、可控”的二维码标准和产业体系,需要政府、产业、企业各方协力推进:一是政策方面,政府主管部门要应尽快研究出台二维码产业发展政策、法律法规及指导意见,完善保障措施,强化我国二维码产业竞争先发优势,推动相关组织迅速建立起我国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和标准体系;二是行业服务方面,加快推进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公共服务平台的推广普及应用,促进公共服务体系的建立,完善产业市场环境和生态机制,并在国民经济重要领域和民生领域率先推广我国主导的二维码产业标准体系,服务实体经济,着力打造成全新的业态和新的经济增长点;三是组织机制方面,借鉴国际标准体系的推广经验,发挥行业组织作用,以市场为主体,坚持以市场机制与政府协调组织相结合的原则,引导并推动产业发展,服务国家战略推进和全球产业竞争。此外,各行业企业包括金融行业也要提升社会责任感,主动在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公共服务平台进行注册认证,从源头和发码解码机制上统一规范管理,推进我国各领域二维码规范应用,保障用户“扫码”安全,让用户安心扫码、放心消费。
    下一步,中国二维码注册认证中心将在相关主管部门的支持下,配合和支撑主管部门出台二维码产业发展政策或指导意见,夯实“三大工作体系”,即产业发展体系(建设国家二维码数据产业基地、国家二维码数据中心和全国二维码应用服务支撑体系)、服务保障体系(完善标准规范体系、评价认证体系和风险防范体系)和产业活动体系(组织中国二维码标准规范应用全国行、二维码高峰论坛和二维码创新创业大赛),推进我国“自主、安全、规范、可控”二维码产业快速健康发展,为各地、各行业落实“互联网+”行动、建设智慧城市、推进产业转型升级和供给侧改革提供有力支撑,并依托国家“一带一路”战略和“中国品牌”行业龙头企业带动,推动我国二维码技术与应用标准“走出去”,服务国家战略推进和全球产业竞争。

注册运营机构:中广联合信媒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中广联合信媒技术(北京)有限公司 京ICP备14031552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151号

电话:010-68207646/68207573    邮箱:info@idcode.org.cn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万寿路27号院